太叔莲

我会拉黑支持侵权游戏的人

简陋的证据都可以置人于死地,处死一个讨厌的人只需要叫他“女巫”。
这种事还在发生?
这种事还在发生。

2018-09-11

努力赚钱,拐走痛苦的朋友们,带她们私奔。

2018-09-11

真是搞笑了,“你怎么一眼认出这是那个游戏的你肯定也玩”——
拜托您动脑好不好?我反侵权,当然得先知道我反的是什么了,别拿您无脑喷的世界观套别人好不好。

再提一下,“我给你证据了你怎么还是不反对它”——
我是个有脑子的人,那么,我的脑子有什么用呢?对,我会用我的脑子思考你给我看的东西,我还会用我的脑子判断它的可信度,我甚至能用我的脑子替我做决定呢。这对您可真是个稀罕事儿啊。

2018-09-10

醒了就没问题

昨晚梦见我活在一个不太好的世界,这个世界与现实没有差别,只是我好像疯了。
我正常地生活着,却总会有五秒甚至一个小时的时间看不见自己的母亲——即使她就在我身边撑着雨伞,我也只会看到“悬浮”的雨伞。
每次我都恐慌,撞开那团其实是母亲的“空气”,一口气跑回家。直到餐厅又响起熟悉的声响,我才看得见母亲。
我开始疑惑究竟是亲戚与她不想让我害怕而隐瞒病情,又或者,一个更恐怖的结论——我的母亲不存在。
得出第二个结论时我站上了高台,因为她是我活着的唯一意义,我欠她的,如果她本来就不在……
可随即第一个可能性又把我拉回了平地,如果我的草率让她悲痛欲绝,那我和以前那个人有什么区别?

醒来后庆幸是个梦。

2018-09-06

看大家都有点丧气的样子,突然想起当初我拼命反wzry,最后清楚地知道这些反侵权的说说除了结交朋友外,什么用都没有,帮不上原创者一丁点的忙。
没事啦,累了就一起佛吧,在能力不足的时候不要太难过,先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快乐地过日子,让自己舒坦,才比较重要呀。

如果不让自己过得快乐一点,坚持本心会变成很可怕的难事。


在听到“快要天亮了”时我居然笑了出来,这一件件不公平的事,对生活而言不大的事,只对原创者们是灭顶之灾的事——哪会有得到惩罚的一天。

我竟然有那么一个瞬间觉得这是个笑话,即使它一直都是,而我总不愿放弃相信,它一定会成真。

我也许在笑自己吧。

2018-09-05

对空气说些温柔的谎话

那时候我看到她的脸,第一个反应不是睁大双眼,也不是微笑。我很快地抹掉所有的情绪,看起来甚至有点冷酷。
没有人被允许在她之前知道,此刻我的心,是如何地躁动。

也许我有朝一日可以名正言顺地牵着她,侧头亲一下她的长发,埋在香波与升腾的热气里,说一下初见时的思绪。
又或者我们只是擦肩而过的陌路人,普通朋友,好友,挚友,闺蜜,到此为止——她也不被允许得知我的故事。

2018-09-05

在今日回想5.2那些不成熟的感言

我确实一直避免与墙头草争论,与这些毫无定力的人为伍,但我无从得知,是否这样做后——我就不是墙头草了。
也许我是并没有得到选择自己道路的权利,只是成为了一颗更加锋利的墙头草。
我走的依旧不是自己选的路,我的刀刃也没有割掉我想祛除的腐肉。
即使这样想,我也不得不坚定自己的信念,做自己认为自己该做的事,且收敛许多不必要的刻薄。
对蠢人刻薄是没有意义的,对敌人刻薄只会让敌人有可乘之机。

我依旧只是个懒得沟通的反侵权者,只和自己道路相同的人打交道,能力有限时做破格的事很傻很傻,也许没有打退敌人,先伤害了自己。

2018-09-05

就很搞笑,反md时超级激烈,说不尊重原创者的行为是错的,等问她玩什么游戏,哦厚,两大侵权名作全中,你好奇怪耶。
“可是身边的人都在玩/都已经玩了/只是游戏不要紧啦。”
哎这个句式好眼熟哦!是不是你骂过的md粉也这样说过,你觉得OK就用了啊。
双标狗哦,你们都是一家人,干嘛骂来骂去的,叫人家看着都想笑你。

2018-09-03

“我必须去,我要拉他一把。”
他埋头填装那些毫无意义的假子弹,我噌地站了起来。
“他就是个人渣!你不是放下了吗?”我叫道。
“嗯。”他合上弹夹,却又打开,我看到最后一枚子弹闪着银制品的光。
“我要把他拉下悬崖。”他咧嘴笑着,划着的火柴点燃了一根好烟。

2018-09-01

混乱善良和混乱中立的恋爱?

他说:“别迷茫,我不是在行善。我私自惩罚坏人,而这也是作恶。”
小记者并排坐在他身边,没说话,脚下是五十层的高空,手里还捏着两罐冰咖啡。
他接过小记者递来的一罐咖啡:“你为我叫好,只是因为我的某些三观恰好与你相合。”
他说:“如果有一天,我误入歧途,你会后悔。而更可能的情况是——那只是你眼中的歧途,我只是在做我一直做的事。”
小记者点点头:“不,我为你叫好,是因为我在讨好你。”
他笑:“哦,因为我是个杀人犯?”
小记者看向他,喉结微动:“我不是坚持正义的人。我选择帮你,是因为我喜欢你。”

2018-09-01

观影前一段:锤子+手术刀我磕爆
观影前中段:锤子怎么这么虎,背叛线?
观影中段:打斗,追车,啪嘭啪,哒哒哒。
观影中后段:没想到吧,啊哈,你才没想到,哈,不,没想到的是你,耶,其实一切尽在掌控。
观影后段:不管怎么样——“我会想办法解决的。”

观影感言:十分钟内,我要知道白寡妇的联系方式。

2018-09-01

日记

1.“独一无二”不仅由爱构成,还需要足够的信任,如果没有信任,就只好取来叫做偏执的次品填充。

2.您选择当冷光灯后,全世界晚于您暗于您的冷光灯都有了罪,它们居然敢剽窃您的光,甚至得到了比您更多的青睐,真是罪该万死。

3.虽然冷静地去追逐目标容易成功,但我只有被热情催促时跑得更快。

4.今天我突然开始迷茫,不知道自己对一件小事会做怎样的选择,而这种情况通常只在我揣摩角色时发生,也许我不太了解自己,或者不清楚自己想展示一个怎样的人。

5.今天没有夹娃娃,不爽。

2018-08-30

跟风。
剑雪无名是一种很单纯的生物,就算吞佛童子半夜起床越过他下床捅了他一刀,剑雪无名也会以为,一剑封禅是不小心的。

2018-08-29

无论是游戏还是影视文学作品,侵权作品就是令人反感。别和我扯理智粉和不出声默默支持的,这群人都在吃原创者的血肉。

苍蝇不叫了,我就不赶了?

2018-08-28

随便爽爽

“还要说什么,一次说完。”我斜了那盏捏在手里的灯,几滴滚烫的油打在掠过光的飞虫上,将它摁进地里,再起不来。
他也不遮掩,明目张胆地从柱后迈了出来。我按了按太阳穴,早叫他们换个冰透的玉柱,现在傻乎乎地进来汇报完,直到离开也不知道房间里藏着人。
“坞主人不怕我不去?”他咧嘴笑得狡猾,琥珀色的眸子里满是揶揄。
“不怕,你只爱杀人,比你强的人。”我也笑。
他收了声,定定看来:“坞主人真是了解我啊。”
他又说:“坞主人不怕我杀你。”一句肯定的话。
“是,”我夸赞他的机敏,愉悦的情绪染上眼角,“你此行必死无疑。”
“哦?”
我抚摸着腰侧的玉佩,刻的是朵青莲。它雕工不佳,浪费一块美玉,我的手覆上,却不舍得脱离:“你早都听全...

2018-08-27

我把一些听起来足够傻逼的思想咽进肚子里,它们就吱哇乱叫着一路窜进我的脑子。
我说“好”的时候,它们大笑着骂一句脏话,接着撺掇我说“不好”。

2018-08-25
1 / 6

© 太叔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