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叔莲

我会拉黑支持侵权游戏的人

二周目完毕的闲聊时光

有时我和世界机器插科打诨,问它能不能造一个数据Niko,它却总是沉默。
这天我又问了它一次,兴许是我停留的时间太长,它终于开口。狭窄的房间里电脑一闪一闪,除了阳光,没有一丝让人感到温暖的事物存在——其实我觉得阳光也是冷的,冷得让我害怕,它残酷无比,让我无法将完美结局后的意义忽视。
[是为什么造,]它说,[是为谁造?]
为我。
我做了个口型,却没有发出声音,等到这自私的动作结束,牙齿便死死地压进下唇,直到我尝出了点铁腥味。

【也许有些人会想她。】
我说,语气没有丝毫不妥。

[是为谁造。]
它突然不再用问句,只是直白地阐述。我盯着那一行白字,它们好像变成了一片片刀,跃跃欲试,想要切开我的壳子,让某些漆黑的沉淀物倾泻而出。

【我觉得……】
[谁。]

我的笑容不再,虽然它本就是假的。我的手砸上键盘,那些按键立刻发出尖利的笑声,大声嘲讽起它们无能的主人。
世界机器按照设定关闭了窗口,那个小小的房间随之消失。
我对着空荡的屏幕,突然鼻子发酸,那是一种多么恐怖的生理反应,没有人能抵抗它的到来。我试图深呼吸,却不小心牵动肌肉, 挤压了眼球。
于是短时间内,我都要手忙脚乱地制止泪腺,制止自己的回忆,制止所有涌上来的,不切实际的东西,但我又如何能够成功呢?
我没有一点胜利的可能。

求你了。我想。
求你帮帮我。
可惜在这个世界,并不存在像帮助Niko那样帮助我的神。

评论
热度 ( 7 )

© 太叔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