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叔莲

我会拉黑支持侵权游戏的人

我换了一个新头像噢!

漂浮在宇宙中,他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星球,下一秒,他切断了自己的连接管。

苍白的管子在无光的空间中缓缓摇晃,像一条失去目标的毒蛇,又像脱离幼崽的脐带,而它确实再也无法将他带回他的母体,那个早已满目疮痍的母体。管子很快地远去,亦或者是他在远去。

他保持着抬头的姿势,在没有任何生命体能够抵抗的寒冷中睁大双眼,那不达宇宙亿万分之一的星光,会被永恒地印刻在他的眸子里。每一颗星都是那样美好,蕴藏着引人遐想的无限希望,可他的心底是一片漆黑。

他明白自己面对的是怎样一个绝望的荒芜世界。

他感到自己全身的液体都在沸腾,从唇舌到肺部,但沸腾得最激烈的地方,却已经停止了跳动。

——

人们找到了他的加密日志。日志上说,他受到了宇宙意志的吸引,他必须抛弃这具躯壳去回归真我,他看到了本源的冰山一角。

“谁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呀。”人们窃窃私语。

他们艳羡地压低声音,却又要高声定义那个人成了一块宇宙垃圾。

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大家只是拥挤在一个个基站之中,讨论着人类文明毫无光明的未来。

突然人群中传来一声惊叫,接着麻木的人们蜂拥而上,在那滑稽的正圆中心,又一位被宇宙意志召唤的人横陈,只不过这一回的宇宙意志稍显低端,仅仅化作一把小小的餐刀。

“他疯了,而他也疯了,就是这么一回事。”

一位女士压低声音,对她的同伴狼狈地抱怨。她们对视一眼,突然打了个寒战,没人敢说出之后的话来——

而这一切,只是开端。

评论(2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