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叔莲

我会拉黑支持侵权游戏的人

小区小区门口有一个开水果店的青年人,他的店继承于他的父亲。

青年人营业时穿着咖啡色的长围裙。衬衫的袖口规整地叠至小臂的三分之二,露出了他瘦削而有力的腕部。领口随意地解到第二颗纽扣,但只有在他俯身整理果摊的时候,一小块蜜色的肌肤才会隐秘地出现,牵引着无意撞见的人顺着那一线锁骨的痕迹将视线滑入,又不得不停在领口的边缘。

周三到来,青年人会贩售他特制的水果茶。女孩们围绕着这位一米八五的男子攥紧手机——这个散发着可爱气息的小团体里偶尔有一阵惊喜的窃窃私语,伴随着羞怯或是激动的喜悦——也不知道是在拍制作过程还是拍人的脸。

无论多久,青年人都没法适应被她们的镜头对准,他下意识地尽力绷直自己,以展现更好的姿态,西装裤脚随动作稍微提起,露出了一截脚踝。

这条裤子是他毕业时买下的,和衬衫成套,他当时并没有预见父亲的离去。他在营业时依旧穿着衬衫和西裤,算是对自己理想的一种怀念。

青年人的记账本整齐地码成一摞,他从没遇上过不需要记账的一天。相熟的邻居即使吃饱喝足,也会顺手在他的店里买一点水果,也许会聊上几句,甚至塞他一根价格不低的香烟。

青年人拒绝烟酒,从这个角度来看,继承店铺确实是一件好事。烟是令他父亲离去的罪魁祸首,而一杯啤酒就能让他醉倒。

醉酒的青年人会脸颊泛红,浅棕色的眼睛定定地注视着前方,只有他知道此时的自己难以聚焦任何事物,直到被人碰到,他才会软趴趴地倒下,稍短的天然卷柔顺地贴在臂上,黑发遮不住发红的耳尖,那片带着温度的红将蔓下脖颈。他枕着手不出片刻,侧脸就被轻易地压出了一道衣褶的痕迹,被人拉起便努力睁大眼睛,眸中透着的是不同于平时的迷茫无措。即使醉酒,青年人也十分令人省心。
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太叔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