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叔莲

我会拉黑支持侵权游戏的人

“你醒醒。”

当她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腕,指甲一片片地刻进肉里,我还在思考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。

她像试图挤出完美形状的牙膏的人那样小心翼翼,打着颤的牙关里艰难地跌出了一个词汇。她说:“醒醒!”

我缓慢而平静地把视线移向她的眼睛,那双温柔的眼现在布满了血丝,它们张牙舞爪的纹路和她额上的青筋形成了古怪的组合,那些渗出的汗粒正颤颤巍巍地挂在她的额头,我盯着它们,忍不住眨了眨眼。

我觉得她疯了,我的手快被攥得失去知觉。我听到我的血管们像烟花一样灿烂地挨个爆裂,很整齐,但这样会显得更加滑稽,飞溅的血点四散着奇异的虹光,像庆典一样盛大的狂欢在我的手臂上开始了。

“醒醒!”她突然猛地拽动我的手臂,我不由得踉跄着向前一步,头颅正正扎进那些五光十色的烟花。

烟花瞬间钻进了我的皮肤,在痛快而恐怖的瘙痒里冲开了我的天灵盖,我的大脑被这股斑斓的力量托离了身体——

它自由了,而我的肉体倒下。

我心满意足地瘫倒在地,目送着我的大脑飞向全白的宇宙,手里的刀片突然不知所踪。

“还给我!”这个房间绝没有第二个能被怀疑的人,我冲她愤怒地吼着,她却并不答复。

她十分安静,甚至不再叫嚷,可手臂还是死死地抓紧我。这镣铐一样的感受让我很不愉快,我的情绪低落,不满地推了推她压过来的躯体。

她的头轻易就翻了过去,那片锋利而漂亮,本该成为烟花导火索的刀片插在她的太阳穴上。

失而复得的喜悦席卷了我的内心。

再来一场烟花吧!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太叔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