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叔莲

我会拉黑支持侵权游戏的人

随便写写大姐头和小侠女

茗灵一手抱剑,端坐在一片斜插地表的巨石上闭目养神。
“恩……恩人。”她身后传来怯怯的声音,茗灵转头看去,见那女子拢了拢稍显凌乱的衣衫,咬着干裂的唇,神情犹豫不决,手上捧着一条半湿的绢子,看那几缕夹杂的草叶,应该是刚从河边沾的水。
茗灵“唔”了一声,伸出左手。
情丝坞年初被剿,一百八十六门人全灭,那坞主倒是成功脱逃,不声不响地在这荒地里建了个新城。
倒也不奇怪。
伤口被女子轻柔地擦拭,那钻心的痛楚却无法避免——这创伤却算轻的。情丝坞坞主出了名的心狠手辣,那一百八十六个门人说白了不过是她的小小仆从,真正厉害的也只有坞主人。
茗灵紧蹙眉头,绷直的手臂是凄惨的苍白,创口处的血肉丝丝缕缕地外翻,像一朵开于雪中的花,而这仅仅只是擦到了那坞主的攻击。
道行不深,武功尚可,初次下山历练的茗灵此回深入情丝城可谓送死。那女子替茗灵理着伤口,看起战战兢兢,手却意外地稳,替茗灵省了许多额外的痛苦。
也许持针绣花的女人都是这样。茗灵看着擦拭伤口的绢子,上头一朵金莲肆意盛放,样子并不祥和,竟还有些张狂。看着看着,却发现那莲离了伤口,一路蹭到了手腕。
茗灵因幼年伤了筋骨,左手并不持剑,手腕细嫩白皙,却横过一道狰狞的疤,那金莲正蹭在疤上。她立刻感到些微痒意,下意识缩了手,那女子赶忙道歉,仿佛刚才只是走神擦错了地方。
“恩人,这伤……”沉默许久,那女子还是开口。
“小时候的,没事。”她摇摇头,不打算多说。那时她为了捞一个掉下山崖的小乞丐,差点自己也折在那里,鲜血淋了那孩子一脸,直到师傅赶来,两个孩子才从僵局中得救,她没来得及看那孩子去了哪,就被师傅抱着冲回药堂,一路上好一顿臭骂,却无力回天。十年左手剑全废,从此改用右手。
她从未觉得不值,就像这回她本可以直接退出情丝城汇报师傅,却非要救下在她眼前被掠进城里的女人。
也好在是城门,那坐镇城内的坞主只予了她一道攻击,不然……
“真歹毒。”那女子处理好了伤后低咒一声,接过茗灵从袖上撕下的布条细细包扎,脸色仍不好看。
茗灵的后背满是因压抑痛楚而逼出的冷汗,秀气的面庞此刻惨白得吓人,她却一声不吭,只是点了点头。片刻后,她说:“以后不要来这里采花了。”
说来这女子也是大胆,独自一人就敢闯这荒郊野岭,但茗灵不通世情,以为不过是女子爱美。
“恩人,”女子见茗灵起身,又有些惊慌,“我正在归乡路上,这里原本最安全,我,我不知道……”
女子说完,掩了半脸,秀气的眉毛蹙在一起,瘦削肩头抖了又抖,十成十地演绎着“弱不禁风”的含义。
“这么说,你其实经过枫林?”茗灵侧头思索,“我与你同路,我……”
“莲儿定不给恩人添麻烦!”话未说完就被人截下,女子一扫先前柔弱,喜上眉梢地就要挽上茗灵,茗灵下意识后退一步举了剑鞘,女子却轻巧地一转就将她拉住。
茗灵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贴上的温软吓得面红耳赤,可左右寻思两人都是女子,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,只能磕磕巴巴地先应了话。
“那走吧,”茗灵终于找到不太伤人的力度挣了出来,“不要这样,我……我不习惯。”
莲儿收回手,茗灵不再看她,匆匆走在前方。茗灵没发现身后人温柔的笑中掺着几丝狡猾,像只盯上食物的狐狸。
“漂亮,真漂亮,”莲儿啧啧叹道,手指捻着绢子,似乎还在回忆那纤细的手腕,触到未洗净的血渍,却又眼神一转,利得像把新开刃的刀,“情丝老贼,这回算你走运,等我拿下这斩仙门的小朋友,你嘛……哼。”
她说完窄袖一扫,数根金针自袖中脱出,顺着莲瓣纹路刺回绢上,又一卷一抚,理了理衣袖,紧步跟上前方那仍然耳尖发红的小女侠。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太叔莲 | Powered by LOFTER